标签归档:成长

成长

昨天在复兴号上翻阅女儿以前的照片,遇见朋友或熟悉的同事,谈到孩子不自禁的就会显摆带闺女去过的地方,至少上小学以前,我们出去旅游几乎都是带她一起出行,见过大海住过野外,摘过葡萄爬过山峰,吃过街边小巷,玩过别墅沙滩,一页页的翻过照片,发现女儿正渐渐褪去幼儿的稚气,掉倒什么破玩意儿之类再也找不回来,角色扮演的意识依然存在,看着她那小包子脸慢慢变成瓜子尖,很庆幸自己过去几年没有缺位,一直陪伴着。

小学生活应该是适应了,慢慢的在小朋友间在形成自己的伙伴群体,也会对“看不惯”的行为有自己的想法,不经意间,就会“偷偷的”向她妈妈或我“述说告状”,她自己呢,正在承受越来越多的学业压力,每周各种背诵朗读写作弹琴慢慢占据她的时间生活,孩子妈妈时常会对她的拖沓不满,我会对她不善于安排时间和整理收拾显示出严父的一面,看着这小家伙承受着我们给她的压力,我们也会不停思考如何更好的给予教育和引导,我想这种“艰难”,既是来自于小学三年级前学习习惯形成前的调整期,也是来自小儿子出生后或多或少带来的注意力分散,感觉大家不再像以前那样全心全意照顾她了。

其实,我们对她的关心照顾,不仅没有缺失,反而因为担心有缺失而更加注重。孩子妈妈一年没睡好觉了,经过前半年的调整,今年开始,经常夜间依然睡不好的情况下,早晨五点多起床带着女儿洗漱穿衣,然后我开车她在后面一路陪伴去学校,一起吃早餐,一起送学校,只要时间允许会在三点钟时接她放学。我想,不是孩子们得到的变少了,而是我俩付出变多了。

我俩希望做一对称职合格的父母,尽量站在孩子角度思考孩子,尽量多些时间给予他们陪伴,尽量以身作则给他们树立榜样,其实都是普通父母应该做的事情。孩子妈妈对儿子的付出,也没有因为是老二就有所疏忽,几个月前叫爸爸妈妈属于无意识,现在已经知道爸爸是谁,妈妈在哪,给爸爸妈妈姐姐再见,开始走路了,我们都在成长。

孩子的自信心

我们家属于严父慈母,我陪孩子玩耍、学习、讲故事,但是孩子不懂事或有特别不好习惯时,常常是我说教的多。一天老婆说:“女孩子说多了会影响她的自信心,特别是我们家的孩子。”认同感顿时由心而生,生活的苟且容易让人忽视生活的初衷,需要更加用心的去理解孩子,在规范准则和自我天性之间找到平衡。

贴画

记得我们上小学的时候特别流行贴画,男孩子就是特别中的特别,几乎所有的男生没有不会玩贴画的,根据贴画新旧大小,两人将各自的贴画拿出来放在地上或桌子上,一轮一轮的拍打,谁先将所有贴画打翻,谁就赢了并收回所有贴画。有些同学会将贴画的胶面撕开贴上,多数人还是喜欢PK。

贴画

现在已经不容易找到过去的纸面贴画,取而代之的是塑料贴画,唯一没有变的是,贴画依然是孩子们的最爱,老师会用贴画作为奖励孩子的小工具,孩子们喜欢贴在手背上,以显示自己的身份或魔法。我们家宝贝就特别喜欢甚至酷爱,在花园骑自行车时会把贴画放在车筐里,上幼儿园时会放几套贴画到书包里,不论在哪见到有卖贴画的地方都希望爸爸妈妈至少能买一张给她,她自己的床已经被贴上各种贴画,就连我们房间也不能幸免,妈妈和我商量了,没有特别不允许的情况,我们不干涉孩子的创意和想法。

一个月的适应期

去幼儿园之前,大家都说小孩刚上幼儿园会哭闹生病甚至惊吓,另一方面我们也会想到孩子们以及自己都是这样长大的不必过度在意,家里不同人有着不同的反应,妈妈和姥姥会表现的更加心疼孩子而略有紧张,我很关心惦记孩子第一天在幼儿园的生活但持续支持她应该学会在集体中成长,哪怕碰到挫折。印象中第一天是平静的,孩子除了上学第一天中的山姆,还不知道第一次离开父母到底是什么感受,第二天时她的不适应就慢慢体现出来了:晚上回家后发现她不再像以前那样活泼;睡觉前一提到明天要去幼儿园就会哭;第三天我们一起送她去学校时一路上的不愿意,直到送进幼儿园时撕心裂肺的声音:“妈妈不要丢下我,不要不管我。”孩子妈妈离开转身就流泪了。在老师们的鼓励下,孩子上学三天,随后就开始持续生病或不在状态,期间带她去上海玩了几天,三周后,第一个月就这样过去。

第二个月再去幼儿园时,我们发现孩子突然能够再次适应去上学的事实,虽然还会嘀咕,但姥姥送也能去上学,上午幼儿园老师会带孩子们出来做操游戏,在校门外看到她时,已经能够很好的和小伙伴们一起玩了,孩子真正开始了一段新的生活。

小丫丫

肚子疼

从上周四半夜开始,孩子又拉又吐还发烧,周五全天肚子疼,小儿肠炎的可能性大,经过精心照料烧退了肚子依然隐隐作痛,周六时看到她在家蹦蹦跳跳,以为和往常一样烧退病好,老人们给她吃了水果,结果周天腹泻肚子疼又开始反复,看孩子还能支撑的住,一直没有将她送往医院,了解到小儿肠炎的病因和治疗方法后,去药房买了妈咪爱和思密达,吃两天药后逐渐康复了,孩子生病全家都紧张好几天。

老人都说小孩子生一次病就会懂事一点,我觉得是因为经历多了一些。给孩子买回来的药虽然不像糖果饮料好吃好喝,但都是经过特殊处理容易入口,孩子自身的那种不习惯或叛逆在此时发挥淋漓尽致,第一次我拿起手机和她肚子里的小青虫打电话,说青虫不要宝贝吃药,她才迅速吃下去的,同样的方法不能用两遍,后来将冲兑好的药水端到她面前时,她居然边哭边说:“哎呀太多了,太大了,吃不下啊。”最后可怜兮兮的将药喝下去了,为了避免不留余地的强迫她全部喝光给她心理带来负面影响,每次都会遗留一些倒掉,算是妥协的结果,但是在孩子吃药慢慢恢复不再疼痛时,最后一次很顺利的喝下一碗药,算是知道为什么故事书上的小孩子生病时都要吃药了吧。吃完药后问她:“以后还能不洗手就吃东西吗,以后还能不准时吃饭吗,以后还能不穿好衣服着凉吗……”她都会干脆的回答:“不能”。再问:“生病后吃药是不是为了快点恢复?”点头:“嗯!”“下次再这样生病要不要吃吃药?”“要。”

飞机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