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待产

等候

老婆已经进入手术室,时间是2010年9月4日16:15分。

从9月2日凌晨2点到现在,高位破水已经超过60小时,如果再不处理,医生担心母亲和胎儿安全,我们也理解,经过和老婆、妈妈短暂商量以后,我最终在一系列高危风险下面签字了。

此时此刻,老婆为我们家庭新生命的诞生承受着我所不能承受之苦,在这一刻,我已经无法判断此时的心情,期盼,不安,心疼,甚至还有难过,看着老婆一个人进入手术室。。。刚刚,我第一眼见到了我们的宝宝,16:41出生,护士告知老婆手术也顺利,之前稍有压抑的心情舒展许多,马上准备迎接她们母女出来了,此时此刻,脸上竟然掩饰不住笑容了,我正式荣升为“爸爸”!

–2010年9月4日于手术室外

预产期

8月29日,今天是老婆的预产期,从昨天开始,就陆续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问老婆情况如何,有没有住院等等。让他们小小意外的是,我们还在商场游逛,一点没有“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的紧张之势,也没有“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期待之情,总之,我们最希望的,就是一切顺其自然了!

养儿育女是绝大多数为人父母需要倾注半生精力去呵护的一份亲情,生宝宝就是这个过程的开始,显然,此时老婆要承受的更多,但老婆从未因为自己的身孕而显得娇气,洗衣、做饭、扫地,只要能帮忙的地方,她一点都不闲着,看着她这股劲,平静自然,随心而动,我感受到的,是这个家庭以及即将出生的宝宝所孕育的幸福。

宝宝出生所需物品准备好了,老婆待产包收拾好了,我作为丈夫和宝宝也准备好了,写下一篇日记时,我们已是三口之家。

最后的珍贵时光

每天在生活中忙着泡着,渐渐的,已经进入秋天,马上,三伏即将离我们而去,而宝宝的出生即将在这个金秋时节之初。

这段时间,最难受的是老婆了,孕之苦,往往是一头一尾,前三月妊娠反应,心情烦躁,后两月睡眠不安,行动不便,看着老婆美美的身材发生如此变化,真的心有不安。其实老婆在我面前经常得意着呢,大家都说看她上半身几乎不知道她怀孕,只有看肚子以下才能发现,哪怕是在最后的孕九月,但是起立、翻身、走路、弯腰,我想她承受的,不仅仅是多出的二十几斤重量。

宝宝就要出生了,在妈妈肚子里能待上的时间,也就数得清的两三周,不知道是可惜,还是可喜,就如我们的生活一样,能让我们面对的,只能是不断向前的变迁,接受变迁,迎接崭新吧!

这个周末,要开始准备妈妈包了,爸爸再忙,也要先忙我们的小家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