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退早起

昨天烧了一天,孩子妈放心不下,晚上带回去睡了,因为是感冒引起的发热,孩子半夜烧退,如要一路畅通,除了晚回之外还得早起,早晨我五点醒了,小儿子在旁边睡眠轻拉便便,时不时的呵呵乐,我和孩子妈也没了睡意,她照顾小的,我也起床,老大知道去学校要早起,五点四十咱俩就出门了,一路35分钟开到学校附近吃庆丰包子铺,起得早便悠闲,看着包子铺开始人多排队,看着学校送孩子的人群越来越密集,起初进校人少,我说咱俩在校门口坐会聊聊天吧,这种惬意不能等到太阳升起。

小学开学

转眼间孩子已是小学生,经历的这个暑假对她来说注定不凡,小弟弟出生,搬入新家,进入新校,生活是崭新的,孩子也能完全适应新的变化,唯一不舍的是暂时离开天天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光。

第一天搬入新家的晚上,我们在老房子吃完晚饭,第二天上学距离太远,晚上姐姐要和我一起回新房住,妈妈照顾弟弟,姥姥奶奶照顾妈妈,妈妈和弟弟还要住一段时间才会搬过来,背上书包起孩子的不舍就流露出来,终于变成白花花的泪水,即便和我出门后,在小区的路上都一直念叨着我要妈妈,我心里有百般不忍,但实际情况不允许孩子每天早上5点起床来回三小时以上堵车去学校,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她在路上睡着了,安全座椅是她的最爱,坐上去就睡觉,这次她睡的特别香,到家后叫了好些次要慢慢醒过来,浑浑沌沌的撞到一辆车的后视镜上,哇哇哭了起来,但孩子和爸爸在一起似乎容易坚强,对她一番照料后,我们回到家里,孩子听故事我给她写名字包作业本,这一天我们睡的很晚,她和我说话聊天然后安静睡着了,似乎忘记刚才的不情愿,但是我知道孩子不再关注的事情不代表可以随意忽略,我爱我们家的小闺女,作为父亲,希望自己感情的倾注能够让她的成长经历丰富、快乐、坚强。

九月四日是开学的第一个周一,统一穿校服,女孩上衣加裤裙,已经不再像我们小时土涩的形象,穿在我们家闺女身上更是显得漂亮,这是她新的开始,也是我们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