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你到哪儿了

夏天的广州,雷雨常在,飞机坐早班,赶早不赶晚,这次碰上北京雷雨,能穿梭于北京广州之间的都是人品爆棚的人,去的时候爆棚,回来时就被毙掉了,周五晚的航班前一天晚上就通知被取消,只能周六早回。

周六早老婆带着孩子去上课外班,在我登机时母女俩给我电话确认一切顺利,等我落地北京后,乘上出租车,接到电话,传来孩子的声音:“爸爸,你到哪儿了,妈妈去车里拿东西了,在回来的路上我在车上睡觉了的,下午上课你能提前来接我吗,哦,好的,拜拜。”我想,总不会是老婆打通电话交给她,然后去取东西了吧,见到孩子妈时,果然被我猜中,孩子自己拿起电话拨给我的,她说这次是看见我的名字,没有直接拨电话号码,不管怎样,也是她第一次自己想到给爸爸打电话了,小棒,挂了

小学报名

今天是个相当不错的日子:6.18全民年中购物节,父亲节,还有幼升小报名。在北京上小学,要么接受家附近的片区,要么就得折腾一阵子,我们家的这一阵子是15个月:学区房看房预订、等待央产上市、房屋过户手续、户口迁移、房屋装修、家具采购、入学办理,整个过程构成一篇父母心路的成长史,就像漫威中的英雄,个个打不死,一旦选择了这条路就得坚定的走下去,视艰难如粪土,逆境中寻欢乐的积极生活态度不是生来具有的基因,而是在环境中练就出来的,虽然能在北京上学已是幸事,但看着自己孩子能接受更好的教育,为人父母,走到这里就多承担一些吧,还有已怀胎九月的二宝。

网上贴出来的照片,幼升小报名现场是乌压压的一片人山人海,为避免材料出问题往返校区,每家都是两位以上家长去现场,可一人排队一人跑腿,为了避开高峰期,我们特意选择了第二天一早过去,预约的是八点半,随后的时间有十点半、下午一点半,我们九点半到学校,恰好在前后高峰期之间,只允许一名家长进入,直接被老师带入教室,四五名老师坐在前台办公,等着我一人,确认信息采集表上的信息后,转入隔壁教室审查材料,审查材料的是两位女老师,还是只有我一位家长,老师问了一些孩子的基本情况:是不是会写名字,名字最后一个字有些复杂,需要学会,上学后经常需要写名字,谁负责孩子以后的接送,平时学习谁来辅导,身高多少,教育情况中列出的二十一世纪是什么,孩子母亲户口暂不在北京,居然被问到从书面材料上如何说明孩子妈妈就是她妈妈,看这位老师思维逻辑肯定不是教数学的,另一位老师思维敏捷许多,提醒到这个和入学没有关系,收完材料复印件后,就算是顺利办好了,等待六月底七月初的短信通知即可,整个过程十分钟,比起想象的短了许多,也没有现在居住地附近小学所要求的面试。想起我小学报名时,从北一小调换到更方便的北二小,我妈交了100元的转校费,第一次在教室坐下,老师叫我名字时除我外还有一名重名的同学一起站起来,如今我的孩子也要上小学了。

回到家里,和孩子一起读到关于父亲节的一段英语:“For father’s day, I bought you something nice with your money.”稍加解释后,她乐了,我对孩子最大的期望,就是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