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建档

前后过去七年,发现生孩子建档没有以前那么容易了。

当我们正式确认孕育二孩后,第一次去医院进行产科门诊是在12月18日大约第九周的时间,身边朋友口碑相传,我们没有去生育扎堆的北京妇产医院,而是挂上北大人民医院的门诊号,检查后医生告知我们二宝已经十周了,建档预约需要在八周内才能约上,都是什么情况,就是说刚刚能确认怀孕的时候,就要火急火燎的奔赴医院抢号,跟医生再三沟通后,医生说要么认识科室主任或院领导,要么一周后再挂她的专家号帮我们看看能否预约建档,但不能100%保证,医生的意思我们明白了,为了不耽误事先把下周的专家号给取了缴费,然后又奔向北大第一医院,北大第一医院和北大人民医院是最初的两家目标医院,因为上午在人民医院检查,所以中午前去第一医院只能是了解情况,第一次进去,冰冰冷冷毫无生气,家住北京孩子不能没有着落,周边普通医院又看不上,于是果断前往一孩出生时的北京妇产医院。

中午时分到达医院,熙熙攘攘的时段已经过去了,我俩不加思索直奔三楼特需门诊,熟悉的环境、熟悉的医生,只是建档依旧未决,和门诊值班护士聊天知道妇产医院哪些变了哪些没变,护士看我们是二胎老“客户”了沟通很融洽,突然翻起电脑说好像还可以挂上某某主任医生几病房的特需门诊号,她那里好像还有床位,让我们周一来预约,能否预约上就得看运气了,不管怎样,还是非常感谢这位护士美女,至少让我们继续保留希望。第二天周一上午推掉所有工作上的事情,见到医生,医生说要通过B超确定孩子的天数,如果十周以上就很难建档了,结果偏偏是十周四天,看到这样的结果确实无语,我在门诊外无法进去,看见老婆和医生反复沟通的过程就能感受到不易,但是最终,我们预约上了。一是老婆天生擅长沟通,二是医生知道我们一胎在本院出生还以为如今资源和当初一样没那么紧张,三是有一位孕妈妈转到其他地方去建档空出了名额。

昨天,我们正式给孩子建档,从预约建档到正式建档,期间老婆有三次静脉抽血(后面还有一次),在附近住酒店凌晨5点到医院排队挂特需B超号,三次早晨因车辆限号5点多起7点到公司然后转乘出租车去医院例行门诊,以及无数次恶心呕吐,第一次怀上宝贝到现在已经过去很久,其实哪次都是如这番折腾,如没有对家庭孩子的喜爱,身心难以支撑,致最亲爱的老婆!

念想

人生中有些念想是在“囧境”中留下的,当很顺利得到时就没那么在意或珍惜了。有资金压力的时候果断带老婆孩子去泰国旅游,吃喝住都是最好的,她俩回国后就多次念想什么时候能够再去一次,近期有点难,如果手握大把真金白银,估计也会觉得没意思了。老婆喜欢公鸡大虾,孩子喜欢私人泳池,电脑桌面上至今留存着villa大餐的菜单,刚才眼球不由自主的落在上面,饿了。

提前确定八岁的礼物

刚过六岁,就开始惦记下个生日礼物了。自从上次要买两轮滑板车后,我就发现孩子对于大小礼物还是相当有分寸的,对于重量级的礼物,自己会主动要求二十颗星星去换取,是普通礼物五颗星星的四倍,既有豪掷千金求所好的霸气,又不会是一个虚无缥缈的目标,事实证明她非常明智,在打动我同意规则之后通过努力成功获得滑板车。

这次她惦记上新礼物,一台电脑或设备,她描述的是“iPhone4”,今年秋季iPhone7发布,我前思后想觉得她要的应该是一台大号的iPad12寸,或是Macbook Pro,或是一台iMac一体机,电视上精美的广告加上她自己对苹果设备良好体验的感受,这个“iPhone4”在她心中定是一个大号的礼物,所以直接跳过七岁要求八岁的时候送给她,我觉得合理,又同意了。

昨天经过一个苹果体验店,孩子又叨叨上了,想让我带她进去看看“iPhone4”,我俩走遍每个展桌看遍所有的设备都没有找到,我问她是不是记错了,她说就是电视上看到,有一个小圆盘放在屏幕上旋动的,此时此刻,可能我才了解到她要的是什么,微软刚发布还未在国内上市的Surface Studio,没错的,应该是它,那个能旋转的是配件Surface Dial。也许是孩子发现她的爸爸也不太“靠谱”,这么长时间才知道她要的“iPhone4”原来是Surface Studio,在苹果店就跟我说Microsoft怎么写的,能帮她写下来吗,这样就不会忘记了,我说回家后写给她,昨晚回家后真还提醒我了,这孩子太逗了。

Surface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