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弟弟

成长

昨天在复兴号上翻阅女儿以前的照片,遇见朋友或熟悉的同事,谈到孩子不自禁的就会显摆带闺女去过的地方,至少上小学以前,我们出去旅游几乎都是带她一起出行,见过大海住过野外,摘过葡萄爬过山峰,吃过街边小巷,玩过别墅沙滩,一页页的翻过照片,发现女儿正渐渐褪去幼儿的稚气,掉倒什么破玩意儿之类再也找不回来,角色扮演的意识依然存在,看着她那小包子脸慢慢变成瓜子尖,很庆幸自己过去几年没有缺位,一直陪伴着。

小学生活应该是适应了,慢慢的在小朋友间在形成自己的伙伴群体,也会对“看不惯”的行为有自己的想法,不经意间,就会“偷偷的”向她妈妈或我“述说告状”,她自己呢,正在承受越来越多的学业压力,每周各种背诵朗读写作弹琴慢慢占据她的时间生活,孩子妈妈时常会对她的拖沓不满,我会对她不善于安排时间和整理收拾显示出严父的一面,看着这小家伙承受着我们给她的压力,我们也会不停思考如何更好的给予教育和引导,我想这种“艰难”,既是来自于小学三年级前学习习惯形成前的调整期,也是来自小儿子出生后或多或少带来的注意力分散,感觉大家不再像以前那样全心全意照顾她了。

其实,我们对她的关心照顾,不仅没有缺失,反而因为担心有缺失而更加注重。孩子妈妈一年没睡好觉了,经过前半年的调整,今年开始,经常夜间依然睡不好的情况下,早晨五点多起床带着女儿洗漱穿衣,然后我开车她在后面一路陪伴去学校,一起吃早餐,一起送学校,只要时间允许会在三点钟时接她放学。我想,不是孩子们得到的变少了,而是我俩付出变多了。

我俩希望做一对称职合格的父母,尽量站在孩子角度思考孩子,尽量多些时间给予他们陪伴,尽量以身作则给他们树立榜样,其实都是普通父母应该做的事情。孩子妈妈对儿子的付出,也没有因为是老二就有所疏忽,几个月前叫爸爸妈妈属于无意识,现在已经知道爸爸是谁,妈妈在哪,给爸爸妈妈姐姐再见,开始走路了,我们都在成长。

爸爸妈妈

辛苦半年,重复每晚断续四五小时睡眠,白天照顾孩子兼忙碌工作,老婆为照顾二宝倾注极大的心力,她爱着大闺女,同时曾念想如果有个儿子,希望他白胖小眼笑咪咪,这一切都在二宝身上实现了,新生的白发,换来的是小儿子健康的身体和开心的笑容,二月一日他会叫妈妈了,二月十一日会开始叫爸爸,今天带他去医院做六月检查,后来去商场,傍晚回到家换衣服,就发现他会叫爸爸了,憨厚吐词中夹杂着生疏,叨着叨着就熟练起来了,心有不愿的时候更加清晰,半岁多的孩子已经会叫爸爸妈妈,非常开心,下一个是姐姐?

初见

在医院里母亲忙碌生育,父亲四天睡了十小时,十四岁以下的孩子不能探视,每天奶奶和姥姥来医院都会带上大宝,却只能止步于病房之外,第一天孩子委屈,第二天孩子哭了,和妈妈视频时也哭了,对于她来说,她只是一个孩子并不知道为什么要将她和妈妈分开,甚至愤怒的想踢飞不让她进去的阿姨,同时她是一个懂事的孩子,我和她沟通以后,能够理解原因,此时此刻的她也需要大家的关心,所以我尽其所能挪出些时间陪她一起,你给孩子一些阳光,她就能更阳光。

忙碌的日子里,大人们做好了迎接小宝贝的准备,孩子做好了成为姐姐的准备,至少多了一个人让她去教训、照顾、惦记、还有相互陪伴,但是我没想象过两个孩子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会是什么样子。7月26日下午母子回家了,女儿放学后在学前班教室弹琴,当她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抱向了妈妈,小女儿情感丰富,她俩第一次分开这么长时间,眼睛又要哗啦啦后止住了,目光转向躺在床上的“大肚肚”弟弟,开心的不行,没有洗手洗脸就要上去抱他,没让,孩子不会像大人们那样去考虑细菌传染的问题,她们只想简单表达对亲弟弟的喜爱,最喜人的一幕是,小婴孩弟弟在床上哭了,姐姐跑到自己的房间拿出她自己折纸的小船,说给你小船玩不哭了,弟弟继续哭,她拿自己刚刚在学校换回的小玩具,弟弟继续哭,她回房间拿了一本故事书说,好了好了,我来给你讲故事可以了吧,当然,弟弟还是哭。孩子就是这么简单,这就是她俩的第一次见面。

初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