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的通勤生活

学校旁的房子上半年才重新装修完,搁置五个月,虽然甲醛和TVOC在天气流通性好的时候几乎为零,但相对封闭时TVOC依然在临界值上下,对此我们不能承担任何风险和后果,于是孩子开始了往返50公里的小学生活。

妈妈要求孩子每晚九点上床睡觉,实际上经常到九点半左右方才入睡,早晨5:20闹钟响起,我俩各自醒来洗漱穿衣准备携带的书包物品,5:45准时出门上路,如果6:00出门,原本35分钟可以25公里到达学校的通勤时间就会延长到60-100分钟不等,验证过两次,所以我俩谁也不想经历第三次,我们习惯了在车上一起听徐德亮“徐徐道来话北京”,习惯了看着北京车流瞬时大幅增加至拥堵的场面,习惯了将拥堵的开始甩在我们身后的快感。6:30稳稳的将车停好,吃上热乎乎的早餐,7:00可以回家换取当天的课本,7:10步行去学校,7:20进入校门,正是开始一天的学习生活。

下午15:15放学对家长是个挑战,因为姥姥要在家照顾妈妈和弟弟,多数时候奶奶会去学校接她放学,逛完学校旁的小店,一起坐地铁回家,地铁上时常有座时常站着,困乏的时候站着都会睡着。

北京的早晨越来越冷,晚上孩子要完成的作业也越来越多,即便如此她依然可以适应,坚持50公里的往返,她自己希望晚上回家能看到妈妈和弟弟。看着孩子辛苦,我会小心疼,孩子妈妈说从小就给她最好的条件,上学了应该让她锻炼一下,也是,小时候6点到学校上奥数,在南方寒冷潮湿的冬天,不也能坚持下来吗。

如今在周天晚上有英语课外班第二天是周一早高峰,我们会在新房住上1-2天/周,老二出生,老大上学,妈妈产假,我们全家都在适应新的生活,新的节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