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心闺女

闺女贴心,随着长大,慢慢地你能体会到。糖、冰激凌、玉米饼,或多或少,她会惦记给你一份,出差之前,她会在你的背包里塞上两块饼干,发现你在生气时,会帮你把滚烫的米线分出一部分放在小碟里凉着。当然也会在车上睡着,下车时的种种不情愿和乱发脾气,随意任性,她也第一次为此受到惩罚。

再游香港

就要起飞回家了,和家人一起的旅行,怎么度过都是回忆。

7月31日

从北京出发,已经不是第一次去香港了,如今香港不再是20世纪充满霓虹灯色彩的香港,也不再是21世纪初的购物天堂,第一次去的时候还蜗居在旺角(印象中)一角的旅馆,充满好奇心的去探视车水马龙大街小巷,现在去香港,纯粹是因为工作繁忙无暇办理他国签证,即便是港澳通行证,也是经历我和闺女证件到期更换,婴儿儿子拍照办证,老婆证件重新签注等过程,好歹是出了海关,换一个环境放松一下,从北京的生活定式中解放出来。落地香港后,才发现去香港最重要的意义是实现了一家四口的第一次集体出行,小儿子还走不稳,摇摇摆摆稀里糊涂的就和我们一起出来了。

赤鱲角机场

8月1日

闺女对于香港的印象消逝全无,为了让这次休闲之旅变得有意义,我们除了可以享受高级酒店的行政酒廊之外,还专门制定了香港海洋公园香港大学的城市之旅,把妈妈的购物计划压缩到了两天。实际上,还是中了计划不如变化快的圈套,老婆提前到来的投标准备工作和小儿子对于婴儿级别照料的需求,完全将我们的香港节奏定格在酒店之中。早晨,我俩轮流值班照顾小儿,然后各自早餐,酒店楼下就是一个购物中心,轮到老婆早餐时,我都会带着闺女和小儿子在陆续开门营业的购物中心逛走两圈,早餐过后,把闺女安顿到行政酒廊看书作业,我俩回到房间,我哄儿子睡觉,老婆给他冲奶粉以补充母乳份量的不足,老婆一直认为我能独立哄孩子睡觉是香港行的最大收获,然后她开始忙碌工作,我要么看着孩子防止翻滚摔掉到床下,要么到楼上陪闺女作业,一直到午后,小儿子醒了去寻食午餐,重复早餐的过程,再回到房间重复上午的过程。庆幸的是预订酒店很棒,地点也很棒,每天在酒店的早餐就当作是在香港的美食了,行政酒廊有精致的点心还有闲逸的风景,酒店楼下就是购物的地方,忙中偷闲拖着孩子逛街也就是坐电梯到楼下而已,晚上我俩惦记着香港的街边粉面,金钟、中环、又回头到湾仔,总算找到一家不那么完美的小店,没有河粉也没有牛肚了。

海港城远景

老二出生前的8月1日,我们三人在曼谷的希尔顿逸林酒店,既有cookie toy,还有一个巧克力蛋糕,老二出生后的8月1日,我们四人在香港,还是一个巧克力蛋糕,儿子晚上被我们在外面折腾一圈后困顿的睡着了,我俩和闺女在干净明亮和厕所分离的洗手间,给老婆唱了生日歌。

8月2日

老婆说我们带孩子旅游,是在累自己,给老人放假,她们带孩子挺辛苦的,让我们也辛苦辛苦吧,日子在重复,老婆继续准备标书,孩子们在房间里有时就是这样的,这才是家有两娃的样子。

酒店房间

女儿的海洋公园和香港大学计划践行渐远,但是添头叮叮车就在酒店楼下。叮叮车是一种双层有轨电车,由于开车时司机踩到踏脚时车子会发出叮叮的声音而著名。总得带孩子去体验点啥,抱着儿子提着车子我们就出发了。

夏日的香港,空气中潮湿闷热,叮叮车狭窄的身躯似乎没有考虑过香港高密度人群的出行需要,除去座位之外,中间有限空间站立一位体积适中的成年人,他若不侧身,后面的人基本过不去,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设计成这样,没有等到铜锣湾,在湾仔站就下车了,老婆抱着儿子,我拧着婴儿车,女儿在我俩中间一起往前挪动(后门上前门下),衣服汗透,照后来老婆的说法,她胳臂都酸了,纯粹是完成任务。

8月3日

重复前两天在酒店的规律,中午带闺女去游泳,也是了却她的心愿,一不会憋气二不会游,却特别喜欢去泳池,只能背着游泳圈蹬着小腿儿在水里挪动,但是她很快乐,我很想让她去一座城市感受它的文化,或是和其他孩子一样去游乐场尽情玩耍,能让她快乐的,其实也很简单。

酒店游泳

最后,来只大螃蟹吧,等老婆一小时电话后,螃蟹凉了一大半。这是我们这两年的工作节奏、生活节奏,习惯了,还得继续。

Golden Leaf

8月4日

匆忙赶上飞机,回程,儿女健康 ,父母累残。

(更新于9月12日 19:35 @Starbucks 等待闺女晚间放学)

小小嫉妒心

家有小弟给闺女带来的快乐和满足是显而易见的,姐姐对弟弟的喜欢从妈妈怀胎十月就开始了,天天对“小肚肚”爱不释手,希望能快点见到他的样子,还记得第一天将二宝抱回家,姐姐那种久久期待的眼神,在床边一步都不想离开他。照顾婴儿期的老二,消耗妈妈巨大精力,最起码闺女很难天天粘着妈妈睡觉了,同时小学生活的开始,也是对孩子独立性培养的新开始,她在适应这种变化的过程中,难免有失落的时候,偶尔伴随莫名的“小嫉妒”,比如会嫉妒给弟弟买新衣服,买学步车,闹情绪的时候就会拿出想象不到的事情来表达不满,基本上情绪平复后,会很懂事的认为自己的不对,但是我们能感觉到孩子一面有对弟弟的喜爱,同时内心也藏有失位感。从怀上二宝开始,我给予闺女更多的陪伴,在经历婴儿初期抚养最艰辛的阶段后,孩子妈妈逐渐抽出时间和精力来照顾她,即便早晨可以由我送孩子上学,她也会在晚上睡眠不好的情况下,五点多钟起床准备早饭跟随一起去学校,然后再坐一小时车回家喂养二宝再出门上班。不是孩子们得到的变少了,而是我们付出变多了,因为我们深爱他们。

成长

昨天在复兴号上翻阅女儿以前的照片,遇见朋友或熟悉的同事,谈到孩子不自禁的就会显摆带闺女去过的地方,至少上小学以前,我们出去旅游几乎都是带她一起出行,见过大海住过野外,摘过葡萄爬过山峰,吃过街边小巷,玩过别墅沙滩,一页页的翻过照片,发现女儿正渐渐褪去幼儿的稚气,掉倒什么破玩意儿之类再也找不回来,角色扮演的意识依然存在,看着她那小包子脸慢慢变成瓜子尖,很庆幸自己过去几年没有缺位,一直陪伴着。

小学生活应该是适应了,慢慢的在小朋友间在形成自己的伙伴群体,也会对“看不惯”的行为有自己的想法,不经意间,就会“偷偷的”向她妈妈或我“述说告状”,她自己呢,正在承受越来越多的学业压力,每周各种背诵朗读写作弹琴慢慢占据她的时间生活,孩子妈妈时常会对她的拖沓不满,我会对她不善于安排时间和整理收拾显示出严父的一面,看着这小家伙承受着我们给她的压力,我们也会不停思考如何更好的给予教育和引导,我想这种“艰难”,既是来自于小学三年级前学习习惯形成前的调整期,也是来自小儿子出生后或多或少带来的注意力分散,感觉大家不再像以前那样全心全意照顾她了。

其实,我们对她的关心照顾,不仅没有缺失,反而因为担心有缺失而更加注重。孩子妈妈一年没睡好觉了,经过前半年的调整,今年开始,经常夜间依然睡不好的情况下,早晨五点多起床带着女儿洗漱穿衣,然后我开车她在后面一路陪伴去学校,一起吃早餐,一起送学校,只要时间允许会在三点钟时接她放学。我想,不是孩子们得到的变少了,而是我俩付出变多了。

我俩希望做一对称职合格的父母,尽量站在孩子角度思考孩子,尽量多些时间给予他们陪伴,尽量以身作则给他们树立榜样,其实都是普通父母应该做的事情。孩子妈妈对儿子的付出,也没有因为是老二就有所疏忽,几个月前叫爸爸妈妈属于无意识,现在已经知道爸爸是谁,妈妈在哪,给爸爸妈妈姐姐再见,开始走路了,我们都在成长。

爸爸妈妈

辛苦半年,重复每晚断续四五小时睡眠,白天照顾孩子兼忙碌工作,老婆为照顾二宝倾注极大的心力,她爱着大闺女,同时曾念想如果有个儿子,希望他白胖小眼笑咪咪,这一切都在二宝身上实现了,新生的白发,换来的是小儿子健康的身体和开心的笑容,二月一日他会叫妈妈了,二月十一日会开始叫爸爸,今天带他去医院做六月检查,后来去商场,傍晚回到家换衣服,就发现他会叫爸爸了,憨厚吐词中夹杂着生疏,叨着叨着就熟练起来了,心有不愿的时候更加清晰,半岁多的孩子已经会叫爸爸妈妈,非常开心,下一个是姐姐?